徐海峰老师:孜孜以恒,学以致用



【人物名片】

徐海峰,男,福建厦门人,日本神户大学经济学博士。2004年留学日本,2013年加入厦门大学经济学科,现为助理教授,主要研究领域为统计学、计量经济学。


 
求学之路——不仅仅为学知识

 经济学可以用来解释、解决生活中的经济、社会问题,对徐海峰老师来说,许多经济学原理和理论也激发了他的求知欲——这也是他选择经济学专业,并坚持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的重要原因。
    2004
年怀着对异国文化的向往,徐海峰如愿前往日本久留米大学进行本科学习。随后考入神户大学继续攻读硕士、博士学位,完成在统计学和计量经济学上的深造。在神户大学,遇到了他的导师大谷一博,大谷教授是一位在日本经济学界很有名望,教学认真、严谨且可亲可敬的长者。徐海峰的学业有成得益于导师的言传身教,也使他真正领会到了做研究的乐趣。大谷教授有句口头禅:“对于课堂上学的统计学知识回家后请一定拿一支铅笔,自己写写画画算算。”这句导师的口头禅让徐海峰受益匪浅,现在又成了他上课时对学生必说的一句话。

课业繁重且枯燥,徐海峰科学明确地将学习和休息的时间区隔开,学习的时候心无旁骛,效率奇高;回家后则尽情放松、休闲。神户大学坐落于六甲山上。徐海峰经常在实验室工作到深夜,回宿舍时经常抄近路,偶尔会因此见识到一些“匪夷所思”的趣事。他曾数次凌晨在从学校回家的路上偶遇野猪一家出门“散步”。在互相戒备地对望几分钟后,野猪们没有攻击自己,他非常庆幸,每次都化险为夷。甚至有一次,他居然还遇到了浣熊一家,并拍下了珍贵的照片。

多年留日经历,使他对日本这个国家以及其文化产生浓厚兴趣,也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日本人与人之间的诚实、友善以及他们对秩序的痴迷,令他好奇且佩服。在那里他结识了许多友好善良的日本友人,这又加深了他对日本文化的理解,同时也产生了想尽自己的绵薄之力,促进两国国人友好交流的想法。学习之余,他还会带上相机,坐上电车独自旅行,用喜爱的摄影方式记录下异域的美景、趣事,记录愉悦的心情。对徐海峰来说留学的价值不仅仅是学习知识,更是对另一种生活方式和环境的切身体验;学习当地的优良文化,汲取素质精华,这是一种历练,更是一种完善自我的方式。

课业稍微松一些的时候,徐海峰会去学校附近的便利店打工。除了可以挣得一些零用钱,打工带来的更大收益是获得一个很好的与人接触、交流的机会,更是深入了解日本的最好渠道。打工的过程中他发现日本人对于日常交往的礼节非常重视,而这也让他对自己平时的言行、态度以自省,自觉提高个人的素养。对于学习期间打工他有独特的理解,并为留学之初考虑打工的同学建议:单纯为了挣钱而打工往往得不偿失,但若是为了积累经验、了解社会、搞清行业内部的生产流程而打工,则是极具意义的。说到底,是出发点的区别决定了打工的实际收益会有多少。


结缘厦大经济学科

在博士毕业之前,徐海峰就已经为自己选择了职业——大学教师。坦率、简单的性格令他对学校相对单纯的氛围情有独钟,也希望能在经济学的科研道路上能有更高的建树。博士毕业之后,他放弃了在日本的工作机会,选择来到了厦门大学经济学科。在他看来,厦大经济学科是一个很好的平台,为老师提供了许多国际交流的机会。在这里,还有许多海外留学归来的老师,同样的经历、学识,让他感受不到交流的不适之感。他也很庆幸,学院提供的科研环境令老师潜心做学术。

当被问及在经济学科的教学感想时,徐海峰感触良多。留学经历令他深知,国外很多好的教育模式无论对于学生还是老师,都更加灵活多变,在一定的教学规定的框架下,学生可以从众多的自选课程中选择感兴趣的课程,老师们的教学也大多不拘泥于某种形式,都有自己鲜明的特点,且自成一体。令他感到欣喜的是,厦大经济学院和王亚南经济研究院的教学模式,已逐渐与国际接轨,逐步向这样的模式转变。

他亦反复强调,国内的学生对于知识的掌握程度令他惊讶。他发现很多学生在阅读书籍、请教老师方面十分积极,许多晦涩难懂的知识都能被他们快速吸收消化。曾经徐海峰教授的一门课是概率论与数理统计,本担心自己出的期末试题的难度较高,会导致平均分太低,结果出乎意料,平均分超过了80,有些同学甚至得到了满分。所以他认为中国学生学习能力的出众,从这点上可见一斑。

然而他同时也指出了国内学生在人际交往、社会实践方面的不足。他表示形成这种观点与他从日本留学回来有一定关系,因为日本教育更加侧重社交而非课业知识,比如日本学校从初中到大学都有全校性的社团活动,在社团中可以找到志同道合的伙伴,无形中为你的未来建立了坚实的人脉基础。而国内大学的社团开放程度和自由程度不及日本,往往趋向于形式化。这是学生以及我们教育制度上有待改进的地方。
   
此外,徐海峰期望中国学生可以多锻炼自己的想象力,在未来,想象力是很重要的一种能力。


教学与科研感悟

徐海峰的研究方向是经济学中的数理分析与计量经济。选择这样一条数学与经济并重的道路,除了出于对经济学的好奇,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对数学的偏爱。相较于其他学科,数学相对单纯,相对唯一。徐老师如是说道。
   计量经济学是一门通过运用数学模型去解决实际经济问题的学科,因此,首先它对数学能力有着较高的要求;其次,英文的功底也是必不可少,这是因为许多计量经济学的前沿文献来自于西方,若要促进自己的理解,少不了顺利阅读英文专业文献的能力。除此之外,还应该注重编程能力。徐海峰举例说:同样的程序,不同的人用不同的软件去写,最后结果也会存在巨大的差异,而这种差异往往体现在运行速度上,一个相对完美的程序最高能超过差的程序1000倍。
  
科研工作需要在长时间里付出极大的努力。徐海峰做科研的动力除了兴趣,其余便是耐心和毅力。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有很多时候他构建了数学模型,得到的结论却与事实不符,这个时候便需要静下心去克服沮丧烦躁,去重新审视自己的步骤,继续将工作进行下去,直到找到那正确的答案为止。“做研究就像紧张的冲浪运动一样,在浪尖还是浪低,完全取决于你的思考和行动。”

教与研的相辅相成,互相促进,徐海峰亦感触颇多。他说,所谓三人行必有我师,他经常能够发现学生们的一些新鲜观点和巧妙的想法,并深受启发。而在做课件和准备讲义的过程中,他也得以再次完善自己的知识体系,重新审视自己对于知识的理解。科研能力,则是评价一位研究者核心价值的重要指标,科研活动可以更新现有的知识,增加学问的广度和深度,更是提高教学效果的前提条件。而大学教师应该做到的是,有效整合教学和科研,合理分配时间,加上灵活的教学方法,让教和研互相促进,进而让培养创新型人才之路更通畅。


(关梦龙陈舒旸张欣 何锐 倪鹏力 邵霄宇 何永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