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寿峰老师:来时路起伏,双肩负荣耀



【人物名片】

 

黄寿峰,男,厦门大学经济学院财政系副教授,中山大学计算机软件与理论硕士(2006)、经济学博士(金融经济学方向,2010),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访问学者(2015-2016),曾获2002年高教社杯全国大学生数学建模竞赛全国一等奖;研究方向:应用计量经济学(人民币汇率、通货膨胀)、公共经济学(基础设施建设、老龄化、三农等问题)、财政学(财政冲击、财政透明度)、环境经济学,近期尤其集中关注公共经济学与国际金融学的结合性话题和雾霾、环境规制方面的研究;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福建省教育厅社会科学研究项目、中央高校课题项目,参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课题、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国家社科基金项目等,在Economics Letters、《统计研究》、《管理科学学报》、《系统工程理论与实践》、《国际金融研究》等国内外核心期刊发表论文。

 

 

三月,身处异国他乡,黄寿峰结束了一天的研讨会独坐漫思,从沉寂坎坷到肩负荣耀的漫漫人生历程又在他心头明晰起来。

 

出生在革命老区龙岩上杭的黄寿峰从小酷爱读书,尤其钟情文史。他在高中阶段先文后理,转投理科门下后,竟也一路保持前三甲,可谓文理兼备。然而,令人意想不到地,命运竟在高考的关键时刻徒增坎坷,在那个估分填志愿的年代,作文的意外低分让他和期盼中的上海交大失之交臂,最终进入武汉工业学院(现为武汉轻工大学)。

 

那年,武汉的冬天格外的冷。黄寿峰在短暂的消沉后重整旗鼓,校级、省级、国家级,他拿遍了大大小小的奖,几乎每年都拿到学校最高奖学金,更是在2002年代表学校参加全国大学生数学建模大赛并一举斩获全国一等奖。当武大和华科都向他敞开校门时,他却意图为家庭分忧而放弃了这个机会,试图早点找到工作贴补家用。然而,黄寿峰终究是属于大学校园的,几经徘徊,终于回马向着考研进发。

 

在最顺利也最戏剧化的考研后,他顺利拿到中山大学的公费名额,继续攻读计算机专业。在课题组里的日子以无比辛劳的方式堆叠,在和经管的屡次接触中他渐渐心向金融,纵使困难重重,他仍是以无比坚毅的姿态投身中山大学岭南学院,开启了他的经济学之路。

 

2010年,黄寿峰来到厦大任教。凭借突出的教学及科研成绩,仅仅两年时间,黄寿峰便破格晋升至副教授职位,更是在2015年成为了博士生导师。而今,一路保持教学高质量和科研高产出的他又到新加坡参与学术交流访问,为更进一步而努力着。

 

把荆棘踏成坦途,自主沉浮

 

看着黄寿峰现在优秀的学习、工作成绩,人们恐怕难以想象他在学习的道路上曾有过不少不为人知的坎坷和无奈。平时门门课程颇为优秀的他却在中考时以一分之差和县一中失之交臂,高考时又因为作文的意外低分而错过了心中向往的上海交通大学。这其中的心酸可想而知,他也曾因此有过短暂的颓唐,在大学的课堂上昏昏欲睡。而人生的玄妙大概就是这样,在失利的高考后“莫名其妙”进入的大学,却让他遇见了不平凡的范正森老师。当他发现课堂上时常打瞌睡的黄寿峰却总能回答出其他人答不上来的问题时,他开始关注这个天赋异禀的学生,从课堂的密切注视到课下的亲切交谈,他一次次地用他的方式去激起黄寿峰的斗志。你如果真有水平,那就应该证明给我们大家看,而不是在这蹉跎岁月……”“有没有胆量加入数学建模队,这个队伍的考核要求可是很高的……”终于,所有的颓唐沮丧再与黄寿峰无关,他掸去了身上的最后一丝倦怠,加入到数学建模的战队中,最终以全国建模大赛一等奖的傲人成绩为学校争得了荣誉。

 

在黄寿峰放弃了别人求之不得的读研机会,决心出去工作时,老师和家人的百般劝阻让他开始犹豫。国庆假期,他绕着校园一圈又一圈地走,问自己:我追求的到底是什么?心底的声音终于一点点明晰,他决定考研!时间紧迫、复习教师里乌泱泱的人、游戏天地一样的寝室,一切显得不太妙的状态却成为他更加努力的理由和引以为戒的经验,他配了少有人去的学校顶楼教室的钥匙,每天在这个偏僻的地方静心复习,犹如世外修炼。武汉的冬天特别冷,顶楼的风格外的大,他的手脚都被冻裂。更糟糕的是,他在考前的一天高烧到39度。这时,黄寿峰沉默了,难道上天又要再给他开一次玩笑?难道他的努力会全部白费?难道他会一次又一次地被命运打败?又沉默着打了吊瓶进入考场,他镇静地选择把不易得分的题押后再做,选择合理的做题方案。他还是没能撑下整场考试,却凭着坚毅的意志、雄厚的实力和科学的方法得到了很高的分数。这一场考试在他的坚持下显得戏剧而顺利,他成功地拿到了中山大学的公费研究生名额。在那一刻,黄寿峰终于松了一口气。

 

研究生阶段,在渐渐深入的接触后决心转攻金融,黄寿峰鼓足勇气找到导师主动放弃难得的直博机会,这让一直对他的数理能力大为赞赏的导师十分不舍和难过。导师对黄寿峰的硕士毕业论文要求十分严苛,但黄寿峰靠着天赋和勤奋终于得以顺利毕业。

 

在同学的帮助下,他遇见了后来的博士生导师——陈浪南老师,这位眼界超前又爱惜人才的导师倾力在各方面给予他支持,甚至把自己的办公室完全借给他用。黄寿峰很珍惜这样的机会,怀着感恩的心,在学术和思想上求得一次又一次突破。

 

亦教亦研亦生活,自在洒脱

今年是黄寿峰来到厦大任教的第六个年头。进入厦大以来,他一直勤于科研,工作两年内发表了近十篇高质量论文,近几年则是减少了对国内期刊的投稿,将目光瞄向国外的学术界。用他的话来说:“国际化是现在时代发展的潮流和趋势,在大势面前,我们不应抗拒它,而应该张开双臂拥抱它,作为一名纯正的‘土鳖’,我更是应该早做准备。正如孙中山先生所言:天下大势,浩浩汤汤,顺之者昌,逆之者亡。”正是在这种思想的指引下,从2012年,他开始在Economics Letters上发表论文。现在,他的投稿已遍及Journal of Public EconomicsEmpirical FinanceThe Singapore Economic Review等,并且部分稿件正在退修中。在他看来,做科研首先是一个坐冷板凳的考验,心静对于科研来说是一个制胜点。

 

本科和博士研究生阶段的两位恩师激发了黄寿峰的潜能,带领他远离尘嚣遨游真知,他们的教学理念、探索科研的思想也深深地影响着黄寿峰。

 

忆及本科阶段的导师范正森老师,黄寿峰的语气里总是满满的感激。那个让学生事隔多年仍心心念念的范老师,为人低调简朴,待人宽厚平和,学术能力却是惊人地超群。秉承师恩,如今黄寿峰的身上亦重现着这样的特质。在学生眼中,他是一个幽默、授课条理清晰的富有个人魅力的老师。他会记得学生的名字,关注他们一个学期之内的变化,课堂气氛轻松愉快,待人更是平和有礼。翻看黄寿峰所写的导师寄语,对学生的关爱之情跃然纸面。他既不会对学生过分严苛,更不想“自由过了火”,从而使学生养成散漫的习气,而是给学生充分的自由却又在规矩之内。在黄寿峰看来,老师不仅仅要授业,更要传道。他主张在和学生的互动中言传身教,教给学生人与人之间最重要的相互尊重、相互信任。

 

博导陈浪南教授,更是教会他宁静淡泊。这位获奖多到连证书都懒得领的学界大牛,在做学问时作风严谨,生活中又是幽默豁达。在作为学生的我们看来,如今的黄寿峰又何尝不是一个这样的老师呢?凭借着一路以来的努力,他获得了数不清的荣誉。破格晋升带给他的不是骄傲自满而是越发的谦逊和努力;充分地利用起各种机会提高自己的教学能力;通过自己的思考以及与其他老师的交流,他日渐精准自己的研究领域,把原来的国际金融跟公共经济、宏观经济相结合,现在开始做人口老龄化对人民币汇率的影响,人民币汇率变化对技术进步的冲击等方面的议题。

 

许多人不知道的是,这位受人尊敬的老师心下有着一份温柔而细腻的爱,独属于默默支持和陪伴了自己多年的妻子。当被问到自己一生中最骄傲的事是什么,他笑答:娶到了我的太太。在黄寿峰眼中,她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人,在医生的工作岗位上辛劳于治病救人,又能把家庭照顾得很好。他们一路携手,从博士生的青葱岁月走进如今的美满家庭,一路相互体贴,始终相互扶持。在闲暇的日子里,他们一起侃大山、看闲书、听音乐;在忙碌的日子里,他们各自辛苦,彼此体贴,好一对神仙眷侣。

 

后记:

黄寿峰老师的幽默和谦逊渗透在采访过程中的每一句话里,那些顺手拈来的有趣段子和自嘲的幽默,让他和我们无比接近。提及他被很多学生奉为男神,他笑着摆手自嘲“男神经”。一篇自撰博客里的二三事,更是让我们看到内心世界里那个带着几分可爱之气的黄老师。大概正是因为心中有爱、有理想、有坚持,才能行走得这么坚定。

 

从文史到理工,从计算机工程到金融学,从人民币汇率到财政、公共经济学,再到将国际金融和对公共经济的探索结合……回望这一路,黄寿峰笑言,多半没多少人能像他这么“变化多端”了。

 

人生就是在不断的切换中慢慢变老,黄寿峰如是说。峰回路转的背后是他一次次用危机意识在自我更新,变的是方向,不变的是努力。在别人看来或许是误入的来时路,却一次次地被他铺成了走下去的基础。学生时代一路走来的坎坷崎岖,被他内化为心下的沉静和豁达,言语之间时时透露着谦逊,行动之间处处彰显着前瞻性和执行力,曾经的跌宕逐渐化成了当下的平稳有序,闪烁着荣耀的光芒。

 

(肖天 董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