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中心在英发布报告:中美贸易摩擦对中国经济影响有限

 

英国当地时间1025日下午,我校宏观经济研究中心在伦敦大学发布研究报告称:当前中美贸易摩擦对中国经济增长影响有限,但应高度关注贸易摩擦对以制造业出口为导向的民间投资所产生的负面冲击。

 

这份报告是在当天厦大、新华社《经济参考报》与英国伦敦大学联合主办的“中国宏观经济圆桌论坛暨中国季度宏观经济模型(CQMM2018年秋季预测发布会”上发布的。主要内容是今年下半年及明年四个季度中国宏观经济主要指标的预测更新及相关政策模拟结果,并提出政策建议。

 

这是该成果的第25次发布。经过多年发展,该中心已形成“春季在北京,秋季在海外”的成果发布模式,先后赴德国、日本、澳大利亚、英国等地,与著名大学或研究机构联合举办论坛、发布研究成果,有力扩大了这项研究的国际影响。

 

该研究基于我校宏观经济研究中心2006年研制的“中国季度宏观经济模型(CQMM)”进行,经过多年发展,模型已升级为“第四代”,是目前中国依然在“服役的”最具生命力和影响力的宏观经济预测模型。

 

会上还发布了《百位经济学家2018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与政策问卷调查报告》。这一调查始于20138月,每年进行两次,与《中国宏观经济预测与分析报告》同步发布。迄今已发布了11次,产生了广泛影响。

 

随后,在主题为“经济预测、贸易摩擦与政策建议”的“2018年中国宏观经济圆桌论坛”上,来自伦敦大学和我校的中英专家学者围绕该主题进行了深入交流和探讨。

 

一组数据预测

 

“中美贸易摩擦”是当前中国经济发展的最大变数。

 

围绕这一问题,课题组设定了两个情境:一是中美继续执行现已公布的征税规模和加征幅度;二是中美贸易摩擦进一步升级。

 

针对以上两种情境,课题组运用模型对中国GDP增速、进出口增速、投资增速等指标进行了测算,结果显示:当前中美贸易摩擦通过贸易渠道对中国经济增长的影响有限。

GDP为例,在情境1下,2018年,中国GDP预计将增长6.64%,增速比2017年降低0.26个百分点;2019年,GDP增长率将进一步回落至6.48%。在情境2下,2018年中国GDP增速可能下降至6.58%,比2017年降低0.32个百分点;2019年,GDP增速可能继续降至6.42%

 

课题组说,短期内,中美贸易摩擦通过贸易渠道对中国GDP增长的负面冲击影响有限,“这是因为中国经济在经历一段时期的转型和发展之后,外在依存度已显著下降,经济增长也已具有相当的韧性。”同时,“也由于存在进出口的贸易转移效应、当前中国对外贸易还具有的‘加工贸易’特征等都可能减轻贸易摩擦对净出口增长的影响。更重要的,宏观政策稳增长的需要,也会避免经济增速大幅度地回落。”

 

但与此同时,课题组也提醒,贸易摩擦还是会对以制造业出口为导向的民间投资增速产生一定的负面冲击。对此,相关部门应予以高度关注。

 

预测还表明,今明两年,中国经济的通货膨胀水平将处于良性范围。2018CPI将上涨2.09%,涨幅比2017年提高0.49个百分点;2019年,相对有所放松的货币环境将助推CPI涨幅提升至2.50%

 

一揽子政策建议

 

课题组说,对于今明两年的中国经济而言,除了要“打起精神”积极应对贸易摩擦带来的外部压力挑战外,还要将注意力放在如何激发消费和投资从而促进内需增长上,“毕竟,当前中国经济增长的下行压力依然来自于国内投资和消费的减速。”

 

为此,课题组将今年政策研究的目光锁定在“中国家庭负债率的变化对居民消费、投资进而对经济增长的影响”上。

 

模型模拟了居民负债率的下降对消费增速、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资本形成总额等方面的影响,结果表明:家庭和居民负债率的下降会小幅提高经济增长速度。

 

课题组认为,“虽然降低居民负债率对经济增长的效应较弱,却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推动经济结构的调整。”

 

课题组还在发布会上表示,高质量发展和深化改革开放将是中国下一阶段经济社会发展的主线。尽管国际经济环境错综复杂,但中国经济“以开放促改革,以创新促增长,以竞争提效率,以需求保就业”的发展思路不会改变。

 

他们认为,下一阶段,中国的宏观经济政策会在以下五个方面发力:第一,更加注重“稳定投资环境”,通过加大对外开放,放宽市场准入,保护在华外资企业合法权益,为各国企业在华投资兴业提供更好服务;第二,切实推动共建“一带一路”向纵深发展;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加强知识产权保护,让创新成为发展的第一动力;第三,通过大力发展服务业来增加就业,确保工资、教育、社保等基本民生支出的稳定增长,强化深度贫困地区的脱贫攻坚工作,缩小收入差距;第四,进一步改善营商环境,明确和加大私有产权保护,放大民营经济的发展空间;第五,促进公平竞争和完善规制政策等。

 

课题组表示,这些政策措施将夯实中国经济增长的产业基础,加快劳动生产率的增长,最终实现居民实际收入长期持久的快速提高。

 

(李    陈小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