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大经济学科2篇论文在《管理世界》2019年第1期刊出

近日,厦门大学经济学院、厦门大学宏观经济研究中心王燕武副教授(第一作者)与中国人民银行厦门支行吴华坤博士合作的论文“企业存货调整与中国财政政策的效力发挥”,以及厦门大学经济学院财政系魏志华副教授(第一作者)和浙江工商大学财务与会计学院曾爱民教授、厦门大学管理学院吴育辉、李常青教授合作的论文“IPO首日限价政策能否抑制投资者‘炒新’?”在《管理世界》2019年第1期正式刊出。

王燕武副教授合作的论文指出,存货波动是宏观经济波动的重要组成部分,为此,企业存货调整将对宏观政策效力发挥产生影响。该文在基准的新凯恩斯模型上,引入存货变量,分析中国财政政策的有效性。研究发现:(1)考虑存货变量之后,财政支出产出乘数的短期乘数变大,长期乘数变小;(2)财政支出增加会促进私人消费提高,同时短期挤出、长期挤入私人投资,但二者的总量效应微弱。基于不同存货持有动机和不同货币政策规则的模型检验,证实了上述判断的稳健性。接着,利用1995-2015年中国省际面板数据VAR估计,该文发现,产出、居民消费与私人投资对财政支出的脉冲响应函数基本与存货模型的模拟结果匹配。由此,该文章认为,当前财政政策的实施需要重视企业存货调整对政策效果的影响,政策的着力点应该在于创造有效消费需求、加快“去库存”。

魏志华副教授合作的论文指出,为了遏制新股炒作,沪深交易所于2013年底出台了相关规定将新股上市首日申报价格限制为不超过新股发行价的144%(本文将其界定为“IPO首日限价政策”)。文章以2009~20151194家中国IPO公司为样本,实证检验了IPO首日限价政策对投资者“炒新”的影响。研究发现:IPO首日限价政策加剧了新股上市初期的炒作,它使新股表现出显著更高的实际首日收益率、连续涨停次数以及实际换手率;IPO首日限价政策也助推了次新股炒作,它显著增加了新股上市后的股价波动率、换手率以及股票定价,导致次新股股价长期居高不下,进而削弱了新股实际首日收益率与未来市场表现之间的负相关关系。拓展性研究还发现,在IPO首日限价政策实施后,具有炒作概念的新股其炒作现象反而更严重;2014年推出的IPO发行定价管制与IPO首日限价政策产生了政策叠加效应,强化了后者的负面影响;此外,IPO首日限价政策还显著增加了新股上市后的股价同步性。综合来看,IPO首日限价政策的实施效果事与愿违,它不仅未能抑制新股炒作,反而对投资者“炒新”产生了“刺激效应”,不利于新股价格发现,并降低了股票市场定价效率。本文在理论上丰富了IPO以及交易监管制度经济后果方面的文献,在实践上则为完善IPO监管制度提供了重要启示。

王燕武,厦门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任厦门大学经济学院、厦门大学宏观经济研究中心副教授,美国密歇根大学(Michigan University)中国数据研究中心访问学者。主要从事宏观经济预测、财政政策、经济增长、宏观经济学等领域的研究。目前已主持完成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青年项目1项;作为主要成员参与包括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重大课题攻关项目等课题多项。研究咨询报告被教育部社科司采纳5项。在《统计研究》、《Applied Economics》、《中国高校社会科学》、《厦门大学学报》等期刊发表论文多篇,出版学术著作1部。

魏志华,现任厦大经济学院财政系副教授,研究方向包含公司财务、资本市场与财税问题,迄今在China Journal of Accounting Research、《经济研究》、《管理世界》、《经济学(季刊)》、《世界经济》、《金融研究》、《会计研究》等期刊发表论文50余篇(其中多篇论文被人大复印资料全文转载),出版学术专著1部、译著1部,曾入选财政部全国会计领军(后备)人才、2015年度中国人文社科最具影响力青年学者、福建省杰出青年科研人才培育计划。

 

(人事科研部  刘晨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