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宣恭:当前政治经济学理论为何被边缘化

 (原文标题:《端正立场,把握方法,加强建设》)

改革开放有力地促进了我国经济持续高速发展,出现一系列经济新气象、新问题需要说明和解决,我国的经济理论研究无论在广度和深度上都得到极大的发展。习近平总书记对思想理论高度重视,几次组织政治局集体学习历史唯物主义和经济理论问题,特别是去年11月专门组织学习政治经济学,极大鼓舞了广大经济理论工作者,引起一场学习研究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新高潮。

但是,我国的政治经济学理论在发展中也存在一些不足,从根本上看仍然是立场、观点、方法的问题。主要表现:

一是不敢明确地站在劳动人民和共产党的立场,理直气壮地宣扬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揭示资本主义的局限性,从不问姓社姓资、姓公姓私,发展到不敢问、反对问,甚至忌讳讲资本主义一词,缺乏对社会主义的“制度自信”“道路自信”。

二是许多理论观点出现残缺、变异和僵化。有的借口“理论发展”,丢失劳动价值论和剩余价值论的精髓,放弃马克思对资本主义制度和资产阶级经济学的批判性理论;有的侈谈自由、平等、公正,讳言阶级和剥削,在各个领域编造掩盖、美化剥削行为的说词;有的继续搬用几十年前的老话,严重脱离和落后于实践的发展。这些观点既解释不了我国社会经济中存在的问题,失去应有的说服力,更无法解决问题。

三是方法上的偏差,关键在于不重视甚至背离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方法——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特别是,没有运用马克思主义所有制理论分析经济关系的方法以及矛盾分析、阶级分析方法。

由此导致了当前政治经济学理论无法面对现实的尴尬局面,引起许多理论困惑。例如:理论说,我国的社会主要矛盾是落后的生产与人民不断增长的生活需要的矛盾,实际却出现大量产能和产品过剩,而大部分劳动者的生活得不到应有的提高;理论说社会主义的原则是共同致富,实际上却是分配不公、贫富悬殊的情况日趋严重,其发展速度和程度甚至超过美国;理论说三大改造完成以后我国不存在剥削阶级,实际上不同社会群体在生产、流通、分配领域的地位和利益存在显著的阶级差别;理论说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具有许多优越性,可以利用市场机制转变发展方式,促进科技创新,合理配置资源,实际上产业结构不平衡、供需脱节、资源浪费、技术创新乏力、生态被破坏、环境恶化、实体经济困难重重,妨碍国民经济的按比例发展;理论说我国市场经济具有社会主义性质,有利于提高广大人民的利益,实际上市场中混乱恶劣现象日益增多,投机欺诈、物价猛涨、假冒伪劣和有害有毒产品充斥,劳动人民深受其害。

由于流行理论存在缺陷,既说明不了真实的关系,更无法指导实践,因而被认为是空谈,科学性不足,难以被大众接受。资产阶级经济学乘虚而入,利用其信奉者占据的领导地位,步步围攻排挤,将它边沿化。

改变目前状况的途径是:站稳劳动人民的立场,正确运用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理论和基本方法,进行政治经济学的创新。

首要的是必须运用马克思主义所有制理论,分析我国社会经济的矛盾,认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特点,调整体系结构。我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特点是我国在生产资料所有制、生产关系、经济规律和社会经济矛盾都出现了二元化,而且越来越显著。这是马克思在理论上没有预计到的,也不同于其他国家出现过的社会主义模式。

我国当前实行的基本经济制度,包括以生产资料社会主义国家所有制为主的公有制和以生产资料资本主义所有制为主的私有制。在这两种生产资料所有制基础上,我国社会形成了两种性质不同的主要生产关系: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和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它们同时并存在一个社会,互相促进,也存在许多矛盾。

在所有制和生产关系二元化的基础上,不可避免地就有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类截然不同的经济规律同时在发挥作用。既存在社会主义基本经济规律、劳动者平等协作规律、社会生产有计划按比例发展规律、按劳分配规律等,也有剩余价值规律、资本积累规律、市场盲目竞争规律、通过劳动力买卖进行分配的规律和按资分配规律等在发挥作用。

经济规律二元化的结果使社会上出现基本原则根本不同的经济行为和经济现象,我国的社会主要矛盾也出现二重化。社会主义的社会主要矛盾是不发达的社会生产与劳动人民不断增长的需要之间的矛盾。我国的资本主义经济在社会主义国家和公有制经济的影响下,虽然具有一些特点,但它不择手段追逐最大利润的本性并没有改变。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资本主义的社会主要矛盾依然是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的矛盾、受私有制局限的逐利冲动与社会生产协调发展要求之间的矛盾,以及生产无限扩大趋势和劳动者有支付能力的需求相对缩小之间的矛盾。

随着资本主义经济急剧增强,其规律的作用迅速扩大,资本主义固有的弊病和矛盾也同步地显现和加剧。上面提到的一系列社会混乱和恶劣现象正是资本主义本质的反映。但是,由于二元化的生产关系同时存在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不同生产关系及其主体行为和后果混杂在一起,主流理论又不对两者的本质区别进行分析辨别,于是,一般群众就难以发现日益加剧的社会弊害的真正根源,误将它们栽在社会主义头上,对社会主义的优越性产生怀疑,动摇了“三个自信”。

针对这种状况,必须进行政治经济学的创新。要坚持和弘扬历史唯物主义,运用马克思主义的所有制理论,从我国的实际出发,分析我国所有制关系的变化以及由此形成的二元化社会经济结构,深入研究两类本质不同的生产关系的发展规律和存在矛盾,并在此基础上,厘清它们之间的互相影响,特别是资本主义经济规律对公有制经济的负面作用和引发的社会矛盾,揭示扰乱危害市场、妨碍我国经济更好发展诸因素的根源,研究有效解决的方式方法,探索增强优化社会主义经济、最终实现社会主义理想的道路。

(吴宣恭,厦门大学经济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所有制与经济体制改革理论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