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颖刚:建设有中国特色、世界一流的经济与管理学科的若干思考——厦门大学经济学科建设的经验

 

本文是根据周颖刚教授在20176月第十届中国管理科学大会“管理学家和管理学院建设论坛”上的发言整理而成的。作者感谢崔庆炜、洪永淼、牛霖琳等同事的建议。

 

 

 

摘要:中国的经济与管理学科离世界一流水平还有不小差距,国际影响力远不如中国经济在世界经济中那样举足轻重。建设世界一流的经济与管理学科必须坚持国际标准、遵守国际学术规则与国际惯例,这与保持中国特色并没有矛盾。既有中国特色、又是国际前沿的重要经济管理问题将不断涌现,中国经济管理学家要站在中国人的立场上,运用现代的方法研究中国与世界重大经济管理问题,形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和全球化理论为核心的“中国学派”。厦门大学经济学科建设坚持以中国特色、世界一流为目标,其经验值得借鉴。

关键词:世界一流学科  经济与管理学科  厦门大学经济学科

 

厦门大学经济与管理学科历史悠久,源于1921年建校之初的商学部。20世纪40年代,王亚南、郭大力等任教厦门大学,开创了以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为指导、具有鲜明特色的厦大学派。除了王亚南、郭大力开创的理论经济学(特别是政治经济学)外,厦大的应用经济学和工商管理,包括财政、金融、统计、国际贸易、会计等学科,也享誉全国。厦门大学现拥有理论经济学、应用经济学、工商管理3个一级国家重点学科,全国只有2所高校同时拥有这3个一级国家重点学科。

 

厦门大学经济学科是由经济学院、王亚南经济研究院和邹至庄经济研究中心三位一体构成的。厦门大学经济学院是改革开放后全国综合性大学最早成立的经济学院,而2005年成立的王亚南经济研究院经过十多年的建设,已经成为亚太地区和中国一流的、与国际接轨的现代经济学教育和研究机构。2016年,著名华人经济学家邹至庄决定捐赠1000万美元在厦门大学成立邹至庄经济研究中心,其宗旨是培养国际一流的经济学家,关注中国经济与政策研究,产出国际一流的原创性成果,成为两岸四地乃至亚洲的经济学国际学术交流中心等。

 

我将结合厦门大学经济学科的经验谈谈中国的经济与管理学科能否成为世界一流学科,以及如何建设中国特色、世界一流的经济与管理学科。

 

一、中国的经济与管理学科能否成为世界一流学科?

 

我们认为中国的经济与管理学科有可能成为世界一流学科。过去200多年,随着世界经济发展中心从英国与欧洲转移到美国,世界经济与管理学术中心也相应移动。近40年来,中国通过对内改革和对外开放主动融入全球市场经济体系,经济持续快速增长,已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在英美主导的全球化退潮之际,中国提出共建一带一路倡议、积极推动包容性的新全球化,将是21世纪世界经济发展中心,因此有可能成为世界经济与管理学术中心。

 

199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科斯指出:“在过去,经济学曾是英国主导的一个学科,现在美国成为了经济学的主导。如果中国的经济学家能有正确的态度,那么经济学就会成为中国主导的一个学科”,“如果我头脑中的‘正确的经济学’首先在中国发展起来,那么就应该被未来的历史学家叫做‘中国经济学派’。科斯这里讲的是一种可能性,不是必然性。那么,正确的态度是什么呢?我们认为,首先要对中国经济与管理学科的现状有个正确的判断:一方面,中国的经济与管理学科建设在人才培养、科学研究、社会服务、文化传承创新、国际交流合作等方面取得了巨大进步,已经成为中国哲学社会科学中最国际化的学科;另一方面,中国的经济与管理学科离世界一流学科还有相当大的差距,国际影响力远不如中国经济在世界经济中那样举足轻重,特别是国际学术话语权还处于一个较低的初级阶段。

 

除了对中国经济与管理学科的现状有个正确的判断,还有对如何建设中国特色、世界一流的经济与管理学科有正确的认识和做法。

 

二、如何建设中国特色、世界一流的经济与管理学科?

 

首先,建设世界一流的经济与管理学科必须坚持国际标准、遵守国际学术规则与国际惯例,在国际交流、合作、竞争中不断增强实力。只有采用世界公认的一流经济与管理学科的国际标准,才能知道我们的差距在哪里,差距有多大,才会有明确的努力方向。国际标准以及相应的国际规范与国际惯例,是国际学术界在交流、合作、竞争中形成的大家共同遵守的学术规则。在一流学科建设的初级阶段,我们不仅是这些国际规则的接受者,也将从中受益。正如中国2001年加入WTO,遵守国际贸易规则与国际惯例,成为第一大货物贸易大国。随着中国经济与管理学科在国际交流、合作、竞争中不断增强实力,我们将自然而然地参与制定、影响国际学术规则。例如,在MBAEMBA教育方面,越来越多的中国高校的管理学院已在参与制定相关国际规则与评估活动。

 

其次,坚持国际评价标准与保持中国特色并没有矛盾,既有中国特色、又是国际前沿的重要经济管理问题将不断涌现。随着中国经济在全球经济体系的重要性日益凸显,中国经济管理问题正在日益成为世界经济和管理问题,特别是中国提出带一路,中国经济学家、管理学家需要对如何推动包容性的新全球化提出中国观点与中国方案。在过去两三百年,英国和美国主导的全球化以各种自由贸易与全球化经济理论掌握着国际话语权。作为全球化新力量的中国,不仅要借助全球化促进各国合理分工,提高生产效率,而且无法回避全球化增益的分配公平问题,这就需要中国的经济管理学家提炼发展兼顾公平与效率的经济管理理论,用于指导中国经济管理与全球化实践。

 

第三,中国经济学家、管理学家需要站在中国人的立场上,运用现代方法研究中国与世界重大经济管理问题,形成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和全球化理论为核心的“中国学派”当年,王亚南运用马克思主义先进的理论知识,站在中国人的立场,研究中国的经济问题。如今,我们也要学习王亚南的科学精神,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立足于中国当代伟大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实践,借鉴现代经济学的有益理论成份与运用定量分析等现代经济学研究方法,研究中国与世界重大经济管理问题。在这个过程中,要从中国视角进行现代经济学与管理学的理论与方法创新,解释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型和全球化过程中的重要经济管理现象,发现其中特有的基本事实和关键问题,寻找其内在逻辑性与规律性,用“世界语言”讲述“中国故事”。习近平总书记“5.17”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讲话指出:“对现代社会科学积累的有益知识体系,运用的模型推演、数量分析等有效手段,我们也可以用,而且应该用好。”只有采用国际同行通用的“语言”,才能在国际学术舞台上传播“中国故事”掌握国际学术话语权。

 

三、厦门大学经济学科建设的一些经验

 

近年来,厦门大学经济学科的建设坚持以中国特色、世界一流为目标,实现国际化、现代化与本土化有效结合;坚持学科建设与人才培养模式改善、提高人才培养质量密切结合,培养具有“四个服务”意识、国际一流的经济学家、管理学家与具有国际视野的经济管理专业人才;重点选择具有潜力、在国际化有竞争力的学科作为改革的突破口,有效实现制度创新和建设国际化师资队伍。

 

第一,中国应该培养什么样的经济学人才?我们认为,经济学人才培养要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兼顾专业知识与人的全面发展,经济学科应该培养具有诚实守信的品格、高度的社会责任感和宽厚的人文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素养,具有扎实现代经济学基础理论知识、掌握现代经济学基本分析方法,具备经济思维能力、数量分析能力以及学以致用能力,熟悉中国实际,具有国际视野,通晓市场规则,能够参与国际竞争与合作的专门人才。此外,国际化办学要建立一套有效的、双向的、实质性的“立体式”国际化交流机制,以王亚南经济研究院为例,我们在世界各地选择34所名校作为战略合作伙伴,在教学、科研和师生交流等方面进行双向实质性的密切合作,如与德国洪堡大学联合培养博士生项目(IRTG项目),伊拉斯莫斯全球化与欧盟一体化联合培养硕士项目(EGEI项目)和与康奈尔大学、加州大学河滨分校、福特汉姆大学的中美联合双硕士项目。

 

第二,如何有效实现制度创新与体制机制改革,突破新旧两种体制的矛盾掣肘?相对独立的王亚南经济研究院的建立是既为现行体制客观上提高了一个合作竞争的新环境,也为高校管理体制改革和促进现有经济学科的发展,创造了借鉴经验。这也是厦门大学经济学科制度创新与体制机制创新的重要突破。首先,在2005年成立了相对独立、与国际接轨的现代经济学教育与研究机构——王亚南经济研究院(WISE)。它以增量改革与体制创新为手段,突破传统体制机制的缺陷,开辟了厦大经济学“教育特区”,在用人制度、学生培养、教学管理、对外交流与合作等方面实行灵活、特殊的政策。其次,不断推动王亚南经济研究院与经济学院的融合,推动经济学院现有体制的各种改革,通过增量改革(王亚南经济研究院)与存量改革(经济学院)有机结合,使王亚南经济研究院与经济学院实现了优势互补、共同发展。在学术评价标准方面,我们统筹兼顾国际顶尖期刊论文与国内顶级期刊论文,实行两条腿走路,近十年来共307篇英文论文发表在国际学术期刊上,其中209篇被SSCI收录,133篇被SCI收录,65篇被SSCISCI双收录,184篇论文发表在中文权威学术期刊上,其中《经济研究》18篇。

 

第三,如何进行国际化师资队伍建设?我们认为,师资队伍建设需要“引、培”结合,制定严格规范的师资引进与培养的规章制度和具体的聘用、考核流程,同时要构建浓厚而活跃的国际化学术文化。厦门大学经济学科现有在职教师225人,其中海归(拥有海外博士学位)教师77人,占34.2%,高级职称教师147人,占65.3%,近年来通过“引、培”结合,组建一支以发展中国家科学院院士、千人计划、长江学者、国家杰青等为领军人物的具有国际视野和国际竞争力的学术梯队。自2011年以来引进了86名新老师,其中海归71名,国内学者15名,年薪制与国内轨新聘教师均实行终身职制度(Tenure Track)。与此同时,选派一批有潜力的中青年教师海外名校进修(存量改革),2009年以来派出80名的中青年教师赴北美等一流大学与研究机构进修,改善教师结构与提高师资整体素质和水平。与此相关的是增量和存量的问题,如何进行存量结构调整呢?我们的做法是开设教学专岗,每学年4.5门课程教学工作量,教学专岗科研无硬性要求。更为重要的是,如何制定科学合理的人才政策?首先是薪酬政策,包括基本工作、教学奖励、论文奖励、科研项目奖励、学术服务奖励等;其次是学术文化与环境的建设,包括硬环境和软环境,硬环境如一人一间教师工作室、庭院文化、咖啡屋、信息网络等,软环境如高效的行政技术后勤服务体系、高密度高层次的国际学术会议、日常高水平的学术讲座、两院青年学者论坛以及各领域的午餐研讨会(Brown Bag Seminars,简称BBS)等。BBS就是研究人员利用午餐时间探讨最新的研究项目进展、新兴课题,增进了两院研究人员间的学术交流,等等。此外,还有人性化的规章制度建设,培养教师对学院的向心力,即依托两院是个人发展的重要保障,老师尽量将个人成长与两院发展结合起来。

 

参考文献

[1] 习近平,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2016517日,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6-05/18/c_1118891128.htm

[2] 科斯,经济学的未来在中国—王宁访罗纳德科斯教授, http://www.caijing.com.cn/2011-01-26/110628366.html

[3] 洪永淼,如何建设中国特色、世界一流的经济学科?在“林毅夫教授回国从教30周年研讨会”上的发言,20175月。

[4] 洪永淼,站在中国人的立场,用现代方法研究中国问题,用国际语言讲述中国故事,《经济研究》,2017年第5期。

[5] 洪永淼,采用国际标准的中国经济学才能获得国际认同,《文汇报》“文汇学人”专题,2017623日。

 

【作者简介】周颖刚,首批教育部“长江学者”青年学者,厦门大学经济学院金融系、王亚南经济研究院(WISE)教授,厦门大学王亚南经济研究院副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