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庆炜、单明、张兴祥丨厦门大学与中山大学:“南方双强”的历史情缘

  

在中山大学康乐园北侧一处绿荫如盖的地方,有一座3层的红色小楼,楼基上刻有陈嘉庚纪念堂6个青绿大字。这是19196月厦门大学校主、爱国华侨领袖陈嘉庚创办厦门大学之前为岭南大学附属小学捐建落成的一座礼堂。

 

斗转星移,目前矗立在厦门大学经济楼的邹至庄经济研究中心牌匾,与经济学院、王亚南经济研究院相互映衬下熠熠生辉。这是201612月中山大学杰出校友、中山大学岭南(大学)学院董事会名誉主席、普林斯顿大学教授、世界著名经济学家邹至庄决定分批在厦门大学捐赠1000万美元创立的与国际完全接轨的新型机构。

 

抚今追昔,梳理厦门大学与中山大学这两所南方双强的办学历史,人们会情不自禁地赞叹,厦门大学与中山大学这两所中国高等教育史上颇具代表性且相互辉映的重点大学,其历史情缘是如此奇妙。

 

一、厦门大学与中山大学的历史缘起:陈嘉庚

 

1888年,美国基督教会在广州创办了格致书院,1904年迁入广州海珠区的康乐村,改名岭南学堂,1912年又改称岭南学校,1918年定名岭南大学。岭南大学是一所私立大学,由美国人任监督(校长),中国人任副监督和教务长,在美国设立董事会。学校经费来源,主要来自社会捐助、华侨捐资。协理校务的中国人钟荣光从1909年开始就出洋向华侨募捐。孙中山1918年在广州任军政府海陆军大元帅时,对岭南大学的办学成就予以充分肯定,并拨款资助。陈嘉庚、钟荣光都是同盟会会员,陈嘉庚鼎力支持孙中山的革命事业,多次为其提供经济资助,因此孙中山、钟荣光都希望陈嘉庚能为岭南大学的发展慷慨解囊。

 

其时,陈嘉庚已在南洋、集美创办中小学。他心怀“诚以救国既乏术,亦只有兴学之一方,纵未能立见成效,然保我国粹,扬我精神,以我四万万民族,仰或有重光之一日”的崇高理想,想资助岭南大学的发展,但不认同岭南大学以“本诸基督教精神设施最高标准的教育”的办学理念。于是他仅捐建一座岭南大学附属小学的礼堂,于19196月落成。19195月,陈嘉庚决定回国实现自己创办厦门大学的宏愿,他先到广州参加了由他捐资建造的礼堂的典礼,同时向岭南大学取经,探求创办私立大学的经验

 

历史就是这么奇妙,倘若当年岭南大学的办学理念与厦门大学校主陈嘉庚契合,那么厦门大学与中山大学的发展历史也许会被改写。

 

二、《两地书》重要篇章“厦门—广州”:鲁迅

 

厦门大学国学研究院始创于19261010日,是继北京大学研究所国学门和清华研究院国学门之后,我国高校建立的又一重要的国学研究机构。初创时期的厦门大学国学研究院一下子聚集了鲁迅、林语堂、沈兼士、顾颉刚、张星烺、孙伏园、陈万里、俄国人类学家史禄国、法国汉学家戴密微等中外著名学者。

 

《两地书》是鲁迅与许广平在19253月至19296月间的通信结集,共分为三集。其重要的第二集厦门广州(19269月至19271,就是记载了厦门大学任教期间鲁迅与在广州任教的许广平的往来书信。

 

192694日至1927116日,鲁迅在厦门大学任国文系教授与国学研究院教授。虽然鲁迅在厦门大学只工作了134天,但在这短暂的时光中,鲁迅为厦大学生讲授了《小说选与小说史》和《汉文学史纲》课程,撰写了《汉文学史纲要》、《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奔月》、《写在﹤坟﹥的后面》等17多万字的学术著作和文学作品。

 

19271月,鲁迅从厦门大学转赴中山大学任教,同年2月,鲁迅被任命为语言学系主任兼学校教务主任。许广平从广东省立女子师范学校调入中山大学,担任鲁迅的助教。4月,国民党反动派在广州进行反革命大屠杀,腥风血雨笼罩着广州城。鲁迅愤而辞去了中山大学的职务。927日,鲁迅和许广平离开广州前往上海。在中山大学,鲁迅度过8个月零9天,编辑了旧作《野草》、《朝花夕拾》,续译《小约翰》,创作了《故事新编》中的《铸剑》,编录《唐宋传奇集》等,撰写了《中国文学史》自古文字起源至汉司马迁的前10篇,另外还有一批杂文,辑为《而已集》。

 

虽然在厦门大学与中山大学的任教时间均不太长,但鲁迅对这两所高校后来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厦门大学被视为鲁迅一生中呆过最温馨的地方,中山大学被视为鲁迅人生意义上产生最重要转折点的地方。而只存在短暂几个月的厦门大学国学研究院,由其开辟的研究领域,为厦大诸多学科的发展奠定了基础。那段时期,厦大国学群贤毕至,风流云集,学术风气浓郁,使厦大成为全国乃至东南亚地区闻名的高等学府。以高薪礼聘高级学者,迅速创建一个学科,带来了极大的、至今还存续的学术影响和社会影响。兴办国学研究院的办学理念与成功经验也一直为后来者借鉴。王亚南经济研究院也以高薪礼聘一批在国外受过现代经济学系统训练的经济学学者到厦大来,汇集成一支实力雄厚的学术团队,在短短的十年时间内,迅速增强了厦大经济学科在现代经济学的教学与研究实力,并在很大程度上影响、改善厦大经济学科的学术氛围,成为中国高校国际化程度名列前茅的经济学科。

 

三、“中国经济学”在中山大学与厦门大学的形成:王亚南

 

1938年,王亚南与郭大力合译德国卡尔·马克思的《资本论》(第一、二、三卷)由上海读书生活出版社刊行,这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说在中国系统传播的里程碑。

 

19409月,受中山大学校长许崇清登门邀请,王亚南前往广东坪石镇中山大学就任经济系主任,从事经济学的教学工作。在给经济系学生讲授高级经济学时,因为选用李嘉图的《政治经济学和赋税原理》作为讲授底本,学生听后甚感枯燥,课堂气氛沉闷。王亚南试着联系一些中国经济实际问题进行讲解,学生一下子活跃了起来。于是,他干脆抛开李嘉图的书本,全力讲授中国经济问题,激起学生极大的兴趣。这对王亚南自己来说也是一个莫大的鼓舞和鞭策,使他从此立下站在中国人立场来研究经济学学术志向。

 

在中山大学执教的几年间,王亚南灵活地运用《资本论》中的原理和方法对旧中国经济问题进行剖析研究,并一直针对实际问题和当时中国经济学界中庸俗的、买办的、封建的错误思潮展开批判和斗争。这个时期他的论著《经济科学论丛》《社会科学新论》等,明显地表现出他既善于进行理论概括,又富有斗争的思想力量。

 

1943年夏,英国著名的中国科技史学家李约瑟博士访问广东坪石,曾与王亚南两度长谈,他提出中国官僚政治的有关问题,成为王亚南撰写《中国官僚政治研究》的动因(该书的撰写始于中山大学,成书于厦门大学)。这些问题就是李约瑟日后在其编撰的《中国科学技术史》鸿篇巨著中提出的,为什么科学和工业革命没有在近代的中国发生?”“中国近代科学为什么落后?这些问题后来被称为李约瑟难题

 

1944年,日寇进犯粤北,中山大学被迫迁校,王亚南也因此离开中山大学,前往福建永安。他担任福建省研究院社会科学研究所所长,创办《社会科学》杂志及经济科学出版社,兼任内迁长汀的厦门大学经济系客座教授,讲授高级经济学中国土地问题等专题。

 

1945年春,为抗议进步记者羊枣(原名杨潮)遭国民党迫害致死,王亚南愤而辞去福建省研究院社会科学研究所所长一职。1945年秋,出任厦门大学经济系主任兼法学院院长。1946年出版的学术著作《中国经济原论》,是王亚南倡导中国经济学的典型代表。1947年,应王亚南邀请,郭大力也到厦门大学任教,讲授政治经济学。这两位中国最早从事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翻译和研究工作并在国内学界享有很高声誉的学者,终于又肩并肩走到一起。新中国成立前夕的19491月,为免遭国民党反动派的毒手,王亚南暂时离开厦门前往香港,在中共地下党创办的达德学院教授经济学。在这一特殊的时间段,王亚南著述甚丰,其中两部代表作《中国经济原论》和《中国官僚政治研究》先后问世,堪称他的学术巅峰之作。除了郭大力,王亚南还聘请吴兆莘、安明波、石兆棠、王守礼等到厦门大学任教,创立了以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为主干的经济学课程体系,这在当时全国各大学中独树一帜。

 

19505月,王亚南再次回到厦门大学,由政务院任命,出任校长一职,直至1969年病逝,执长厦大达19年之久。为了改造和建设厦门大学,王亚南在全局工作上,坚持政治与业务一齐抓;在业务工作上,主张教学与科研并重,理论与实际并重,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并重。而作为厦门大学的优势学科与支柱学科——厦门大学经济学科的奠基人,王亚南以开拓精神,筚路蓝缕,使厦门大学成为国内最早培养经济学家的摇篮之一。

 

王亚南不仅在中国马克思主义经济史学和中国半封建半殖民地经济形态、政治形态的理论等方面进行了卓有成效的开创性研究,更重要的是,他的科学精神、办学理念和治学态度,已经积淀为一种历久弥新的文化底蕴,沉淀为一种穿越岁月的精神财富,影响一代又一代的厦大经济学人。

 

在中山大学与厦门大学任教期间,王亚南积极主张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中国化,以中国人的资格、站在中国人的立场上去研究中国经济,建立中国经济学,形成了自己完整的经济理论体系我虽然出版了一些有关经济学方面的东西,但用我自己的思想、自己的文句、自己的写作方法,建立起我自己的理论体系……却显然是到了中山大学以后开始的。王亚南后来谈到自己思想发展过程时如是说。

 

不难看出,中山大学与厦门大学是王亚南的理论体系与学术思想逐渐成型、臻于成熟的地方,所谓玉成于汝而迄于今者是也。

 

四、厦门大学与中山大学的新桥梁:邹至庄

 

2016124日,厦门大学邹至庄经济学教育基金暨邹至庄经济研究中心成立与揭牌仪式在厦门大学颂恩楼举行。记者询问邹至庄,为什么向非亲非故的厦门大学捐赠设立邹至庄经济学教育基金。邹至庄说:我考虑了好久,考虑了好几所学校,觉得这边(厦大)最好。

 

在国内,学习过经济学特别是政治经济学的人,无人不知王亚南与《资本论》。在国际上,学习过现代经济学的人,无人不知邹至庄与邹氏检验。邹至庄出生于1929年,祖籍广东中山,曾在岭南大学学习一年,后赴美国深造,先后获康奈尔大学学士学位、芝加哥大学硕士与博士学位。随后在麻省理工学院、康奈尔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等多所名校任教,现任普林斯顿大学教授,美国经济学会美中学术交流委员会主席,是国际著名的中国经济问题专家、计量经济学大师。他在经济学的多个领域均有所建树,尤以计量经济学著称。

 

作为中山大学杰出校友、中山大学岭南(大学)学院董事会名誉主席、厦门大学邹至庄经济研究中心创建者,邹至庄可谓中国现代经济学教育的精神领袖与实际推动者。早在1980年,他就参与组织颐和园计量经济学讲习班并亲自授课,这个讲习班培养了中国本土第一代计量经济学家。上世纪80-90年代,邹至庄担任美中经济学教育与交流委员会的美方主席,与当时的中国国家教委合作,发起、推动邹至庄留学项目以及由美国福特基金会资助、历时11经济学培训班(俗称福特班)。目前在北美、欧洲、亚太地区世界名校担任终身教授的华人经济学家,以及回国推动中国经济学教育改革或直接参与中国经济金融改革实践的海归博士,其中很多人都是当年参加过邹至庄发起、推动的这些项目。先后毕业于厦门大学、加州大学圣地亚哥校区,在康奈尔大学任经济学与国际研究讲席教授的洪永淼,就是当年福特班项目的直接受益者。

 

2005年,洪永淼应厦门大学的邀请,回到厦门大学创办王亚南经济研究院。这是一个与国际接轨的新型的现代经济学教育研究机构,是厦大经济学科的一个国际化办学窗口。在创办王亚南经济研究院初期,由于厦门大学、中山大学、康奈尔大学、福特班等各种渊源与联系,邹至庄应洪永淼邀请成为研究院的学术顾问与客座教授。在王亚南经济研究院建设与发展过程中,邹至庄做出了重要的贡献。自王亚南经济研究院成立以来,邹至庄几乎每年都来授课、交流,与本科生共品下午茶,与年轻教师合作研究,为他们提供学术指导。

 

中山大学(岭南大学)、康奈尔大学的杰出校友邹至庄捐资成立厦门大学邹至庄经济学教育基金暨邹至庄经济研究中心的盛举,是他家国情怀的一种最真挚的表达,也是厦门大学与中山大学、康奈尔大学携手前行的又一新桥梁。邹至庄经济研究中心无疑将成为厦大经济学科更高层次国际化的新引擎,为厦大经济学科的全面发展提供新动能。

 

从厦门大学校主陈嘉庚捐赠支持中山大学(岭南大学)建设,鲁迅从厦门大学到中山大学任教,王亚南先后任教于中山大学与厦门大学形成自己完整的经济理论体系,到今天中山大学(岭南大学)杰出校友邹至庄捐赠在厦门大学设立邹至庄经济研究中心,当然还有诸多杰出的厦门大学校友与中山大学校友学成后支持与参与对方发展的各类人才……

 

从厦门大学与中山大学历史情缘的联结不难看出,人才流动、校际合作、国际交流合作对提高国内大学办学水平发挥的重要作用,高校间的强强联合、优势互补则是高等教育发展的重要途径,开放办学才能让学校充满生机活力,不断提升核心竞争力,这在封闭办学的状况下是无法想象的。今天,面对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的重任,不论是厦门大学、中山大学,还是其他大学,这些都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

 

在我国经济深度融入世界经济的趋势和发展更高层次开放型经济的今天,高校应把自身发展放在国家现代化的大舞台和世界发展的大背景中去,建立以教育和学术为导向的开放和竞争发展机制,发展和完善现代大学制度,提升我国高等教育的国际话语权与影响力。站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行入新时代的关键节点上,我们有足够的理由与担当,厦门大学与中山大学作为国家双一流重点建设高校,将携手并进,牢牢坚持社会主义办学方向,办好具有中国特色世界水平的人民满意的现代高等教育。

 

作者:崔庆炜、单明、张兴祥。崔庆炜、张兴祥,厦门大学经济学院;单明,厦门大学广东校友会。作者特别感谢康奈尔大学与厦门大学双聘教授洪永淼的指点、引导与参与,从缘起、选题、思路,到撰写、修改、定稿,成稿的每个环节都经过他的把关,每个细节都凝聚着他的心血。同时,作者感谢厦门大学校友总会副秘书长石慧霞的建议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