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骁然:属于青年一代的“飞驰人生”


 


【人物名片】

倪骁然,厦门大学经济学院金融系、王亚南经济研究院助理教授。2017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分别获得经济学学士、应用经济学(金融学方向)博士学位。2015年起在美国密歇根大学(安娜堡分校)罗斯商学院接受为期一年的联合培养。主要研究领域为公司金融,当前研究方向主要包括利益相关者视角下的公司治理、制度变化与企业行为以及企业信息环境。在《经济研究》、《管理世界》、《经济学(季刊)》、《金融研究》、《中国工业经济》、Journal of Corporate FinanceJournal of Banking and Finance等国内外重要学术期刊发表论文20余篇。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青年项目,获2020年第五届洪银兴经济学奖(青年),并多次获得国际国内学术会议最佳论文奖。

 

守望初心

从清华到厦大

 

    2017年,倪骁然加盟经济学院金融系与王亚南经济研究院(WISE),正式成为了一名青年教师。从清华到厦大,从学生到教师,从飘雪北国到温润南国,选择厦大,倪骁然迎来了人生中一次环境与身份的双重转变。这位90后的青年教师在这样的转变中前行求索,有了属于自己的“飞驰人生”  

回溯他的成长历程,从清华附中开始,至本科生、博士研究生,倪骁然在清华园里度过了15年的岁月。清华“行胜于言”的氛围涵养了他经世致用的理想、务实求真的工作风格。来到鹭岛工作后,厦大“自强不息、止于至善”的熏陶,南强精神的砥砺,让他更加谨记要厚积薄发,行稳致远。

 

    谈及抉择的理由,除了厦门大学经济学科国际化、接地气的重要特征,倪骁然更有与厦大的不解之缘。

    2014年的初冬,作为三年级博士生的倪骁然第一次来到了厦门大学,参加全国数量经济学博士生论坛。南国的椰林长道、厦大淳朴的人文与自然环境,都给这位“初生牛犊”留下了深刻印象。

    值得一提的是,当时的倪骁然正处于学术研究的瓶颈期,想不通的问题、长时间无法突破的难关都困扰着他。但正是在此次会议中,倪骁然不仅与同龄的博士生们进行了探讨,更与老师们进行了许多经验交流。其中,毕业短短几年便崭露头角的厦门大学陈海强老师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我的震撼挺大的。一方面,我领略到了厦大经济学科的水平;另一方面,也看到了和其他院校博士生的差距”。在当时,“只能说心向往之,我感觉自己各方面的水平都还难以达到这里的要求”。

    2015年的盛夏,倪骁然再临鹭岛,参加厦大承办的中国青年经济学者论坛。这次,他在会上宣讲了自己独自完成的第一篇英文论文,也收获了其他青年学者对于理论与实证设计的中肯建议。“从现在来看,这篇论文实在是太初步了,后来也没有发表,留作纪念了”。对于厦门大学经济学科这样一个中西融会贯通、学术氛围活跃的平台,倪骁然再次心生钦慕,也更坚定了自己的学术追求。

2017年初春,倪骁然以出色的学术表现,拿到了厦门大学经济学科这份“令人心动的offer”,并于当年夏天正式入职。此前,在厦大国际化和现代化办学方针的指引下,经济学科近十年来引进的师资绝大部分都是海外知名院校毕业,倪骁然是为数不多的主要由国内名校培养的拔尖人才。对他而言,在新起点上重新出发,是压力也是动力

    “自强不息,止于至善”、“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倪骁然用厦大与清华的校训,做出了自己对二者特质的阐释:“厦大与清华都有着光荣的历史传统,它们的校园文化风格是互补的,在精神内核上是相通的”。在他看来,厦大经济学科作为国内少数拥有高度国际化学术环境的科研教学机构,也难得可贵地“接地气”,分外重视与国际国内学术同行的交流,积极引导鼓励大家身体力行,用学术语言讲好中国故事。规范的学术管理模式,融洽的科研氛围,让他的学术工作得以“放飞”。

 

 

飞驰人生

他不惧试错



 

   倪骁然坦言,他是一个“慢热”的人。学术之路,并不像他的履历那样看起来四平八稳、一帆风顺。恰恰相反,这是一条充满困惑的荆棘、需要持续爬坡过坎的旅途。

博士研究生的前期,倪骁然都在困惑中摸索:两篇论文的发表,达到了学院的毕业要求,但国内高等教育正处在转型期,与国际一流水平的巨大差距让人对学术就业的前景深感犹疑;政府、企业就职,还是在高校继续学术之路……纷扰的问题常常困扰着他。

在这样的时间节点上,倪骁然前往美国密歇根大学(安娜堡分校)罗斯商学院进修。这一年的时间,为倪骁然的学术道路带来了全方位质的提升,也赋予他更多未知的挑战和思考。

他一边学习,一边观察那里的风土人情,潜心思考未来的发展道路。在浓郁的学术氛围中,他博士阶段前三年间积累的学术储备得到诸多前辈指点的催化,实现了从量变到质变的转折。随着研究工作的深入,倪骁然逐渐摸索出了属于自己的门道:保持定力、隐忍坚持、潜心积累——核心的要义是“不断试错”。每篇论文的书写,都饱含了自己的学术热情。然而,投稿、拒稿、改稿、再投稿的周期循环往复,时常犹如一盆冷水扑面,使人垂头丧气。不过,倪骁然认为,“要把拒稿当作常态,把没有拒稿当作惊喜”。正是在这样的过程中,他摸索出了属于自己的新天地,迸发出丰富的灵感:十余次在国际学术会议上宣读自己的论文,并三度获得最佳论文奖,同时在国际重要期刊和国内顶尖期刊上发表了多篇论文。

在考取美国驾照不久后,倪骁然就独自前往亚特兰大,参加美国中西部金融学会年会。赴美后第一次参与学术会议,第一次独自驾车,“从安娜堡这样的小地方来,对亚特兰大作为美国南方交通枢纽的繁忙路况完全没概念”,人生地不熟的他不免慌张了。从机场租车出来,上路一段时间后,他糟糕地发现自己没有打开反光镜,手机也失去了信号——他只能一路小心翼翼地开往目的地。原本只需要半小时的车程,他开了两个钟头。好在抵达目的地一切顺利,亚裔的房东一家还给他发了邮件,表达了对他遇到的情况和紧张情绪的理解。

回首往事,倪骁然说这件事某种程度上概括了我刚到美国的状态 后来,他也逐渐习惯了独自驾车参与各类学术会议。

而在道路上疾驰的经历,又在某种程度上奇妙地拟合了倪骁然的学术之路:开始时,紧张、惶惑的情绪夹杂,只有“定力”二字与自己做伴;而后,逐渐驶向广袤远方,“你知道的越多、钻研得越深,拓展的边界越大,面前未知的东西也就越来越多了”。倪骁然如此概括道。

 

 

教学相长

愿做“赤脚医生”

来到厦大后,倪骁然担任了2018级金融学国际化试点实验班的班主任,指导了多名硕士研究生。虽然博士期间的带班辅导员、院团委书记、校团委素拓中心主任等多项“双肩挑”工作的经验培养了他见缝插针、多线程工作的习惯,也为他适应新角色打下了一定的基础,但他仍然坦言,教育教学环节的各项工作都事无巨细,这关系到学生的成长成才和厦大经济学科的长远发展,要努力适应转变,用心做好。

    在倪骁然的理解当中,班主任的角色像是农村的“赤脚医生”,无论“小疾大病”都要快速处理,提供“简单包扎”;如果自己不能处理,就要给出切实可行的判断,并及时转院”。班主任的职责正是这样,在上传下达中发挥关键作用,无论是学习还是生活上的问题,都要及时给予学生一定的帮助和指导,做好“引路人”。如果不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就要告诉学生,应该去找谁来获得答案,“扶上马、送一程”。

和班主任相比,“教师”的身份让倪骁然更感到压力。从青涩的学生,能否顺利转变为在讲台上传知授道的教师,他一开始心里也没有底。在初次准备本科会计课程的时候,他重新捧起本科课本认真研读,发现以博士积累的知识储备再回过头去看本科课程,又多了许多全新的理解。他也把自己的理解和生活经验,充分结合会计课程中的诸多案例,给学生带来了更好的学习体验。对于硕士生,他会根据学生未来的发展道路制定不同的发展规划,对于准备工作和继续读博深造学生的要求截然不同,为学生未来的发展尽心竭力。他说,学术大师、兴业之士、治国之才都是社会所需要的,不存在孰优孰劣的问题,关键是找到适合且能胜任的方向。

倪骁然一直坚信“教学相长”,他也用实际证明了自己的信条:通过课堂教学来拓展自己的研究领域——在讲授《中级财务会计》课程时,他不经意提到“金融资产由于主观的认定方式,容易被企业用来操纵利润”。他在课后查阅相关资料,方才发现,学术界对这一金融与会计交叉领域的问题,还鲜有人涉足。他和其他研究者展开合作,论文《企业 “脱实向虚” 与金融市场稳定——基于股价崩盘风险的视角》在《经济研究》上发表。这和洪永淼教授所一直强调的“在课堂上讲述研究,用教学启发科研”理念一脉相承。

回望过去的成长经历,倪骁然心怀欣慰,也心生感慨。三年前离开清华园赴厦大任职之际,他写下的“学术成长具有‘利滚利’的放大效应,兴趣与成就感相伴相生”这样的话,如今仍在激励着他。

今年,在疫情笼罩的国际大背景下,倪骁然发现自己的研究领域出现了许多新的有趣变化,比如对于企业利益相关者理念的再研究,对于危机时刻企业社会责任的多角度探讨等。他希望自己的学术科研工作能够始终与时俱进,具备一定前瞻性,同时也符合社会需求,让理论得以联系实际,真正实现经世济民。

 

(文/姚岚清  罗东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