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勇兵教授合作论文在《经济研究》发表

近日,厦门大学经济学院国际经济与贸易系陈勇兵教授与国际贸易学2017届硕士毕业生刘佳祺、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广东国际战略研究院副教授徐丽鹤合作完成的论文“房价与出口:不可贸易部门对可贸易部门的挤出效应”在《经济研究》2021年第3期正式刊出。该成果是陈勇兵教授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阶段性成果之一。

 

稳外贸已经成为稳增长的重要内容之一,而稳外贸就必须找到出口低迷的根源。我国出口增速近年来呈现低迷状况,除外部国际因素的影响,国内企业成本的上升导致的出口竞争力下降是其重要原因之一。在企业成本上升的背后,高房价提高了企业的用工成本和资金成本,是我国出口陷入低迷的重要推动力量之一,但高房价作为拉低我国出口产品竞争力的因素至今没有受到充分重视。2002年到2007年,我国出口增速平均高达27.4%,而2008年到2019年出口增速平均仅为5.79%,除去受金融危机影响较为严重的2008年和2009年,2010年到2019年出口的平均增速也仅为8.05%。出口放缓的同时,房价却在持续飙升。我国商品房平均销售价格总体呈现上升态势,由2000年到2018年,上涨了314%。上海、北京和广州的商品住宅成交均价从20081月到201810月,分别上涨了663%338%217%。高房价也刺激房地产住宅投资的爆炸式增长,从资金来源来看,绝大部分来源于国内贷款,高房价高投资给房地产及相关行业带来了飞速发展,高房价吸引了大量资源流入房地产相关部门。那么,高房价是否增加了出口企业的成本,降低了企业出口竞争力呢?同时高房价又是通过什么渠道影响出口呢?对这一问题的回答将有助于从稳房价和降成本的角度为我国贸易高质量发展提供新的思路,为实现稳外贸和稳增长的目标提供微观证据。

 

该文利用20104月国务院颁布的《国务院关于坚决遏制部分城市房价过快上涨的通知》,即“限购令”政策这一自然实验作为房价的工具变量,从而有效识别房价对城市出口的因果效应。研究发现,限购城市相对于没有实施限购的城市,“限购令”政策实施之后出口相对增长。特别注意的是,本文考察房价对出口的影响,采用的是限购令政策作为房价的工具变量。与一般理解存在差异的是,不是指房价上升抑制出口,而是说限购城市房价被抑制会如何影响出口。事实上是回答如下问题:如果限购城市的房价相对非限购城市房价下降,是否会促进限购城市的出口。进一步研究发现,在排除了物价总体上涨带来的影响后,本文肯定了“荷兰病”原理中不可贸易部门繁荣对可贸易部门发展的挤出效应,即高房价会促使劳动力和资金资源向房地产相关部门流动,提高了用工成本和资金成本,进而阻碍了制造业企业的出口。该研究的边际贡献有以下两点:第一,本文首次从反事实的角度考察房价和出口之间的关系。第二,目前学术界虽然已经观察到了高房价对出口的抑制作用,但是对于影响机制和渠道的挖掘甚是匮乏,本文进一步深入研究了房价影响出口的机制和渠道,证实了“荷兰病”原理中不可贸易部门产品或服务价格上涨对可贸易部门发展的挤出效应。本文是对现有“荷兰病”文献的一个重要补充。

 

住房问题关系国际民生,既是经济问题,更是影响社会稳定的重要民生问题。该研究结果表明,高房价在一定程度上导致可贸易和不可贸易部门之间资源错配,挤出实体制造业,削弱了中国制造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在外贸领域整体转型升级短期内尚无法实现的情况下,降成本成为当前稳外贸的现实选择和关键所在。一方面,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落实房地产长效管理机制,不将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稳房价可以缓解房地产相关部门对制造业部门的挤出效应,降低用工成本和资金使用成本。另一方面,除了进一步采取减税降费等举措,降成本的关键是进一步深化改革,扫除体制机制深层次障碍,加强不可贸易部门不合规行为监管的制度建设,更多运用市场化、法制化手段让资源合理配置,从而进一步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陈勇兵,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任厦门大学经济学院国际经济与贸易系教授,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首席专家。主要研究领域为国际贸易与应用微观计量。目前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1项,主持并完成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应急项目、青年科学基金项目、霍英东青年教师基础研究课题以及教育部人文社科规划项目等多项科研项目。曾两次荣获安子介国际贸易研究奖。以第一作者在《经济研究》《世界经济》《经济学(季刊)》等杂志发表学术论文多篇。

 

刘佳祺,厦门大学经济学院国际经济与贸易系国际贸易学2017届硕士毕业生,研究生导师为陈勇兵教授,研究方向为国际贸易与应用微观计量,现任职于上海市松江区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

 

    (经济学院  刘晨宇)